拆楼工敲墙时被压身亡 关注城市里靠一把大锤讨生活的人

来源:互联网新闻 时间:2020-04-30 20:37

如果不是一条生命的离去,对这群没什么文化,没什么手艺,就靠一把大锤讨生活的汉子,你路过的时候可能都不会多看一眼。

他们,无论城区抑或郊区,无论是高楼还是平房,只要哪里有房要拆,就会第一时间出现在那里;他们,用汗水推倒残垣断壁,不久之后,一座座高楼大厦就会矗立在他们身后。他们,就是活跃在城市里的拆楼工。

昨天(17日),杭州江干区一拆迁工地上,拆楼工老余,被压在了一堵围墙下,再没能起来,也没法再赚一天100多元的工钱。

2米多高的围墙突然倒塌

40多岁的老余再没起来

杭州笕桥镇黎明村二组已经是一片拆迁工地,昨天早上7点刚过,工地上就传出“嘭嘭嘭……”的敲墙声。

40多岁的余师傅和工友正忙着敲打一堵2米多高的围墙,他们的任务,就是把一些围墙中能利用的红砖块拆出来,把上面的水泥剥离掉,再收集利用。

“一般一块砖头能卖个2毛钱,我们自己能赚5分钱,每天大家都要从废墟里面收集上千块旧砖头,很辛苦的。”一位住在黎明村里的拆迁工人说。

这是他们熟悉的工作,他们为此能拿到一天100多元的报酬。

意外的发生猝不及防。

伴随着一声闷响,余师傅正在拆的那堵围墙轰然倒塌,结结实实地压在了他的身上。

住在农居房附近的老李看到边上很多人跑过去,也围了上去,他看到40岁左右的老余躺在地上,“血流了不多,但当时就没气了,一旁他的老婆哭得很伤心。”

闻讯赶来的工友花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间,才把被压在围墙下的余师傅挖出来,立刻送往一路之隔的城东医院,不过为时已晚。

昨天上午,记者赶到时,出事的现场已经拉起了警戒线,民警正在现场勘查。围墙是一整面倒下的,“可能他当时正在拆围墙的下面一部分,砖块都掏空了,墙体也松动了,一不小心就倒了。”有围观的工友这样分析。

医院里,记者见到了余师傅的妹夫,他说余师傅是重庆人,来杭州差不多二十多年了,主要工作就是拆房子。“他家里小孩有好几个,负担重得不得了,所以就拼命工作,给别人拆房子,工钱100多块一天,真不知道以后家里人该怎么过。”

拆楼工:没什么文化没什么手艺

只能靠力气赚钱养家

拆迁队居住的地方就在工地边上。那是一幢二层小楼。

下午的时候,一群男人正围在一起打牌,靠门口的一个房间,一个中年男子躺在床上休息,工友们说,“那个就是包工头”。

包工头姓刘,他告诉记者,已经安排工友去殡仪馆了。说着,老人从外面打包了一份葱拌面过来,递给老刘让他趁热吃了。“哎,出了这个事情哪还有心思吃饭。”老刘是杭州桐庐人,搞房屋拆迁已经10多年了。用老刘的话说,干这行,钱重要,安全更重要。“像现在出了这个事情,这个工程几乎就白忙了。”

不过,老刘一再强调,他不会跑路。“现在殡仪馆有他(遇难工友)的老乡,我等着他们家人过来,毕竟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啊,出事后大家心情都不好,我就提议他们玩玩(打牌),发泄一下。”

黎明村二组的拆迁工地,面积大约2万平方米,老刘带着30多个拆楼工人在这里已经忙活了几个月。“工程是我们中标得来的,他们中很多都是跟我很多年的老工人了。”

记者统计了一下,30多个拆楼工清一色来自川贵。“杭州80%的拆楼工都是那里的,我们生在山城,从小练就了爬树本领,胆子都大,站在七八层高的楼上抡大锤,心都不犯怵,换别人站上去试试看,你敢吗?”46岁的蔡兴复说起这个他很是自豪。

即使这样,拆楼工还是一个危险系数很高的工种,1995年,蔡兴复刚接触这一行的时候曾经就放弃过。“当时我来杭州干了半年,就去广东打工了,这一行太危险了,经常有工友摔伤。”

不过,半年之后,蔡兴复又返回了杭州,再次拎起大锤,而且一干就是10多年。当记者追问为什么,包工头老刘忍不住插话了,“这个我最有发言权,收入高!特别是1995年到2000年前后,那时候一个拆楼工一天的收入就有100元左右,而普通的职工收入一个月不过几百块。”

蔡兴复说,“像我们这样的,没有文化也没有手艺,能找到一份收入不错的工作就满足了,干了大半辈子也不想换了。”

城市里的拆楼工总数在减少

他们不想让下一代再干这个活

拆楼工的工作是辛苦的:一大早起床,天亮就出工,天黑到看不见了才收工,中午除了吃饭,没有任何休息。过去,他们近10人为一组,分工明确,合力协作,因为有时要四个人对付一块重近400公斤的预制板。现在,有了机器的帮忙,拆楼工的危险系数已经小了很多。

记者采访发现,蔡兴复、老刘算得上是拆楼队伍中的“正规军”了,但还有一小部分“游击队”,活跃在小工地上。

40多岁的刘小华,就是一个典型的“游击队员”,三个月前,他在下沙接到一单活,叫上亲朋好友临时组建了一个拆楼队,他们的任务是给一间民房拆一堵墙,结果还没敲几下,房顶就塌了,4个工友被埋在了废墟里,还好没有生命危险。

昨天,刘小华电话里告诉记者,他已经很久没有找到活做了。“没啥独门手艺,只能靠力气吃饭。我们不是公司,接不了大工地,只能通过装修的老乡介绍几个敲墙的生意。”

拆楼工,一个随着城市大建设兴起的工种,而随着建设的逐渐完成,这注定又将是一个没落的行业。

如今,在杭州要想找到大规模的拆楼工,只有江干区最集中,因为相比其它城区,那里的城市拆迁建设最多。但即使这样,杭州拆楼工的总数已经在萎缩。“据说杭州最多的时候有10万多拆楼工,100多家拆楼公司,但是现在一半公司不做了,拆楼工也只剩不过3万多人。”包工头老刘坦言,他已经在考虑转行了。由于没有官方统计,再加上拆楼工中有很多“游击队”,流动性又很大,所以,我们也无法得到拆楼工人群的准确数字。

而对于拆楼工而言,唯一吸引他们的“高收入”也已经成为过去往事。过去的房子,拆下来就是废渣,所以工地都是给钱求着拆楼队;现在的房子,拆下来有钢筋、砖块都可以卖钱,所以拆楼队得交费参与竞标,总收入的下降直接影响着拆楼工的收入。

如今,男拆楼工一天的收入在180元到200元之间,女拆楼工一天的收入160元。“活越来越少了,一个月最多做20天,加上现在的开支这么大,一个月的收入不过3000多块。”蔡兴复夫妻俩都在工地上做拆楼工,两个儿子也从老家来到了杭州。“我想让两个孩子学点手艺,大儿子已经在学车了,像我这样不行,不能靠这个生活下去了。”

昨天傍晚,记者离开时,拆楼工们开饭了,没有荤菜…… (编辑 袁爽)

杭州一对老同学激情后温州一所中学寝室门上凿洞 校方监视学宁波北仑行审办购天价电脑 一台花费1女婿欠债不还 丈母娘将其奥迪轿车吊至今秋5种虫子最需注意温州一女生考前失踪 4天后被发现昏倒浙江去年查违规金额近金华一家庭电站并网2个月 卖电300温州公租房“以补代建”承租户自行租房中河高架下男子过斑马线 被撞后遭多辆门卫请消防员捅马蜂窝四天没请到 愤而浙大本科大三新组建班级 103个男生金华7个孩子暑假偷50多辆山地车 家杭州公务员被曝工作日午餐饮酒 官方证嘉兴男子被建议妇科复查 医院称系“低最强冷空气“夜袭”浙浙江查处违规金额近4司机准驾不符要扣掉12分 不愿降级失黄牛掌握车主交通违法详情 交管部门被“杭州头号断头路”石德立交农都匝道将正在直播:第八届中国电视观众节“网上杭州一小偷夜盗31只“车耳朵” 专挑孕妇劝乘客禁食险被打杭州回应环保局公务员工作日午餐饮酒称野鸟“炮弹般”撞上客车 驾驶员冷静处阿里巴巴发布移动互联网的即时通讯工具杭州明确暂不限牌 导致今年二手车交易全国首处游艇公共泊位现身千岛湖 富豪乐清:怪癖男偷女性内衣 躲草丛里一件杭州:斯文大伯超市内偷拍美女裙底 当18趟途经浙江动车明日停开 台风天出高三同学注意饮食和睡眠 下月起要进行严格查处违法养犬防止犬只伤人 杭州开最新:浙江电网受台风“海葵”影响最新浙江30日迎来降水 大部分地区“较台州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人均筹资标准上调大姐小百科:海外购药风险大 千万要改革新观察:浙江——打造全国审批事项日本广岛300名学生食物中毒 确诊为外交部:中方呼吁泰国有关各方通过对话浙江今年将基本消灭垃圾河 “五水共治罗德曼离开朝鲜 为未能解救被扣押美国防“封城”演变暴力冲突 泰国上万军警谎称亲手击毙拉登 冒牌拉登杀手狂骗美北京购车摇号新政明起实施 盗抢车申请国防部谈中美军舰南海相遇,称两军有多泰反政府群体声言将迫使看守政府总理辞日本大阪最高法院判决关西地区7月参院好莱坞步入颁奖季 夺奖热门渐显现港媒称菲方或派部长级官员道歉 人质事